香港電視    1334期    1993年5月

張文瑛 美的約會

勞錦嫦沒時間給她興奮的港姐冠軍

Articles Index

「Jo Jo......我現在在醫院.....吊鹽水.....,我現在的體重比以前還要輕二十磅,.....」

「Irene(勞之洋名),你怎麽了?」她那柔弱如絲的聲音嚇了我一跳,因為她正有了三個月身孕。

「不要緊,我沒事,不過我們要改天吃飯了。」

「好呀,等你身體好點才見面啦!」我安慰着說。

後來到她五、六個月的時候,約了戴月娥、宗維賡太太和我吃飯時,見她精神不錯,我的心才如釋重負,吁了一口氣。

四月初她誕下了一個男孩。

「會不會再要個女的?」因為她懷這個孩子的時侯是希望給兩位兒子添個妹妹。

「不要了,打死我也不要了。」我倆想視大笑起來。

Irene本來是一九八一年度香港小姐亞軍兼友誼小姐。後來因為第一名的羅佩芝虛報了年歲一被删除資格,她便順序昇了做冠軍。

「那時孫郁標告訴我要代表香港到紐約參加環球小姐競選,距離大會競選的時間只不過大約一星期,而紐約那邊已開始彩緋,所以也沒有興奮或不興奮的感覺。

「後來無綫問我有沒有興趣做「香港早晨」,但我想每天未天光便要起床,所以推了。況且剛和男朋友分手,便利用二萬元獎學金到三藩市攻讀秘書課程。」

她在美國期間,我們也有聯絡,所以她一回來,我們便相約見面了。

恰好有一次遇見陳慶祥先生,陳先生問Irene有沒有興趣做公關,但她覺得不適合自己、便推卻了。

那時我有一個朋友在星島報業工作,需要一個秘書,知她有意思找工作,便叫她來見面,大家一見即合,她隨即加上了星島工作。

「其實我也是半個媒人喎!」我說。

「嘻嘻.....」她笑而不語。

勞錦嫦的丈夫是鄭經翰--「花花公子」雜誌中文版創辨人。現在是「資本雜誌」和「Forbes」中文版中出版人。

其實我一早就知道鄭經翰有追求Irene的意思。因為那時我在電視企業工作,地點在銅鑼灣,而Irene則在北角,所以我們不時也有見面食飯,鄭也經常和我們一齊。有一次我們相約去Shopping,他竟然很有耐心的陪伴我們呢!

「其實我也是後期才知他未結婚的,因為他大我十三年,故此初初我也不知道他是未婚的。」

在星島工作期間她也演了一個舞台劇--武松戲嫂。

「你是否有興趣做幕前工作?」

「也不是特別喜歡,只是黄浩義的太太叫我做吓,我便試囉!」

「我很相信命運。有些東西是你的就是你的,不是你的就算你千方百計想拿也不會成功。好像選香港小姐,我也是抱着好奇心去參加的。」

「那你現在日常生活如何打發時間?」--因為現在有三個孩子要她照顧,所以沒有工作。

「我也說不來,總之每天便忙得團團轉。接送孩子往返學校。大兒子五歲,要上學,下課後又要和他温習功課,送他去畫畫,每天就是這樣。」

Irene很好學,現在正在學彈琴和國語。

我聽過她彈奏了一曲,很好聽,有板有眼的,因為我也曾學過三個月電子琴,所以很開心能整首歌彈奏。

普通話--Irene亦在努力學習中。

「我覺得講國語很好聽,尤其是女孩子說起來,嗲嗲的,很有味道。」

「你的生命有什麽目標?」

「開開心心,身體健康就足夠了。」

願天祝福她能得償如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