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電視    1481期    1996年3月

活麗明    父母仳離更受外族欺凌

文:梁耀邦

Articles Index

無懼勞碌最怕悠閒

廿多個年頭了,翻看歷屆港姐,不諳廣東話而能打入三甲的寥寥可數。其中一位就是活麗明。兩個秋天了,參選港姐仍是她一生最難忘的經歷。

「我真沒想過會入圍的,別人總是對我說:「你不懂廣東話,怎會讓你入圍呀?」記得我三年前回來時,有親戚對我說﹕「你好靚女呀,不如參選港姐啦!」但那時我完全不懂廣東話,所以沒有參加。到第二年我算是稍為識講一點,便試試參加。

「當選後的一段時間也不錯,我們都忙於宣傳,參加很多大型節目,出席很多記者招待會。但到接近約滿,有新一屆港姐出爐,我開始加入明珠台工作。那段時間工作量突然變得很少。要知我是個很喜歡工作的人。閒在家中無所事事是一件很辛苦的事。這期間,也不算是很不開心,而是很激死我。」

「回想當選那一年,工作十分繁忙,但絕不是問題,因為我真的喜歡工作,就是天天工作也沒所謂。 只是我很怕私穩被人侵犯。自從當選之後,我在街上總會被一些人認出,有些人會响後邊跟著妳走,有些則更沒禮貌,他會止定然後伸過頭來,面對面,只有幾吋距離下呆呆地望著妳。嘩!這樣也可以嗎?」

生活窮困有苦難訴

活麗明不懂中文,雖然她的母親是中國人,但她在英國生活十數年近乎唯一有接觸過的中國人就是她的母親。

「我媽媽是中國人,但在外國已很多年了。雖然她會保留一些中國的傳統,但思想卻很受西方影響,很開通。其實她在香港的時候算是個嬉皮土,她很喜歡披頭四的歌,亦知道很多外國的事,很趕上潮流。

其實英國那邊也有中國人,只是我們沒有接觸罷,不過回來後接觸到不少中國人也沒感到不適應,可能因為大家都只是工作上的合作關係罷。

不過似乎中國人是保守了點,太過拘謹,很難親近,不客易和他們成為很深交的朋友。想想在外國的街上走,碰上一些不相識的人大家都可以打招呼,但在香港便不會有人理會妳。」

在我們眼中,阿Wood不算是個中國人。但在英國人來看,她就是一個很純正的中國人。這其實也算是個不幸,當你處身於一個比較排斥外族的社會。

遇上考驗懂得化解

「英國人比較不喜歡外國人,所以我也不打算回英國住。記得小時候在那邊讀書,真的很怕。那些小孩子見我是中國人便不喜歡,他們甚至會打我。」

被同學們欺負,她並未有向爸媽哭訴。因為爸爸媽媽已離婚。

「爸爸媽媽離婚,爸爸走了,我們變得很窮困。媽媽要出來找工作,獨力養起這頭家。家裡每個成員都不開心,所以我就是有不開心也不會說出來。」

其實每個社會、每群人都總是存在著很多荒謬無聊的歧視。離開英國,在香港還不是有完全不懂尊重別人的人,即使是出身自所謂上流社會。

「在明珠台工作,很多時會到一些舞會做訪問。在這些場合會見到很多靚女,和她們做訪問。曾試過很多次受到她們不禮貌的對待。其實她們根本就不認識我,只是她們覺得自己很富有、很漂亮,就當我是垃圾般,為甚麼要這樣呢?但我不會太介懷這些事的,是他們太天真罷!其實我一生也頗幸運,幸運並不是我一生也沒過甚麼問題,而是對於這些問題,最終我都能找到答案。」

無風無浪,絕對不算是精彩人生。阿Wood深切領會此道理,就是再遇上不快事,仍能一笑置之,絕對不似一般二十一歲的少女難經得起考驗。